旧事抵酒价

关于云端之下的一些碎碎念,涉及剧透

        

        虽然不是第一次写文,但是是我第一个以cp的骨架写的完结小短篇,还是蛮有纪念价值的。


        这篇的设想其实原本不是一个恢弘的故事,一开始想写的是一个若即若离的爱慕关系,一方昂首阔步往前走,而一方永远在追逐。后来有点被时代背景牵着走。

     

        这篇其实也并不是爱情故事,灵岳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亦父亦子亦师亦友,灵是后来的,但是有自己的性格,他会崇拜你但他不会盲目跟随你,岳在这篇里不是主视角,有点类似于童年启蒙者一样的人物。因为第一次写觉得还是不太能把握好cp的感情线,所以先不进行尝试。


        算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但是先说明一下自己的属性,吃(就意味着可能还会写):坤音的洋岳洋、岳灵岳,洋灵或许会;司机的赫海和其他若干cp;茶蛋的灿白;瓶邪。

【岳灵岳/文】云端之下 PART6

        这篇是终章了。



        “李先生?李先生?您是累了吗?需要休息一下再继续吗?”一个声音传入李英超的脑海,把他从漫天战火拉回到了和平岁月,一阵微风吹过,站在他一旁的少年替他披上了毯子。

        他抱歉地笑了笑,道:“对不起啊小凡,人老了就是容易犯困。我们继续吧,刚刚讲到哪里了?”对面的年轻人扶了扶眼镜,又打开了录音笔,示意身后的摄影师可以继续进行录像了。

        年轻人再次提问,话里满是尊敬之情:“刚刚说到岳明辉先生跟您解释了当年的情况,那您原谅他了吗?后来您是怎么被抓进监狱又是怎么出来的呢?”

        镜头里,一位老人满头白发却精神硬朗,身着一套英伦式的西装,那双眼睛还闪亮着孩童般的光芒。他眯着眼睛继续说道:“那几年我和岳先生在日本为革命争取了不少外国援助,可后来国内战事告急,李将军又将我叫了回去。后来便很久没有见到岳先生,不过他的事却一直传到军中来。”

        “后来的事迹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了,不过岳先生是怎么牺牲的呢?”

        “说来也是令人唏嘘,我以为他那么风光的一个人,即使是在那样的年代也必然是死得轰轰烈烈令人叹惋,但事实上他被暗杀多次后,虽然没有丧命身体却受了损失,后来辗转多国为国事操劳,最终因病逝世。那是1948年,真是可惜啊。”

        “岳先生他为新中国的成立作出的贡献,我辈永远不会忘记。”

        “我是革命军出身,我对政治的理解其实非常粗浅,可是岳先生不同,我那时候每天只琢磨着怎么打赢每一场仗,他却想着如何在打赢之后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他后来多次倒戈,并不是因为他变节,而是因为那些人总让他失望…咳咳…他们让他失望了…咳咳咳…”老人说到激动之处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李先生您别急,慢慢说。”

        “他是被误解的人,一直都是。我视他为自己的精神导师,但我身为军人手握军功,也跟战友们情深意重,我不能总随着他变换阵营。后来四八年中他给我来信,劝我在傅总司令的军中暗处策反,争取和平解放,那封信被发现了,我就入了狱。后来才知道已经解放了。若不是那封信,若不是在国军手下蹲了监狱,我怕是熬不过四十年前那场浩劫咯。他还动用人脉延缓了我行刑的时间,这些都是后来李将军告诉我的。”

        年轻人眼眶有些红了,身后的摄影师也偷偷擦了几次眼泪。

        “李将军于他,是竹马之情,一生知己,终我一生,我不过还是当日追着他跑的黄口小儿,我懂他懂得太晚了……”

        说罢老人颤巍巍地站起来,任凭毯子滑落到地上。年轻人朝着他的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回过身来对身后的编辑说:“我想好了这次专访的题目,有点俗,就叫《愿这盛世,如你所愿》吧。”

【岳灵岳/文】云端之外 PART5

        李英超从来就不是不懂事的小孩。相反,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权衡取舍,不会因为自己一点别扭的情绪就记仇很久,就像他父亲有时候会恨铁不成钢一般地打他,他虽然对这种养孩子的方式并不认同,却也不会因此记恨。就像这一次,虽然他心里对岳明辉的怨还是在的,他却清楚地知道身不由己的两个人没有机会因为这些事情纠缠,因为谁都不知道现在见的这一面是不是最后一次。

        虽然李英超主动示好让岳明辉轻松了不少,但李英超还是能看出来,岳明辉不开心。他比在杏城的时候还要不开心。其实他有点不理解,在杏城的时候一切都还没开始,皇帝还坐在他的宝座上没被拉下来,岳明辉脸上却总是有那种意气风发势在必得的得意劲儿;来了日本之后他发现岳明辉就没真心实意地笑过,他的眉头总是皱着,眼神笼着一层阴云,可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他在担心什么?

        李英超有事不憋着,所以一次喝茶的时候他直接就问了岳明辉。

        “先生,革命在国内开展得顺利,虽然局部受挫,可推翻帝制已经是大势所趋,你又在担忧什么呢”

        岳明辉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他:“超儿,你妹妹对革命怎么看?”

        “我妹妹?”,李英超愣了一下,“我妹妹还什么都不懂,她就知道吃糖和玩。”

        “那你母亲呢?”

        “我娘就希望不要再打仗了,希望我们一家人能过上安生的日子。不怕你笑话,我妈不想让我出来打仗。”

        “是啊,安生的日子。”

        “先生,你的意思我还是没明白。”

        岳明辉又给他满上了茶杯,道:“李英超,一切才刚刚开始,百姓就觉得乏了。他们不在乎有没有皇帝,不在乎中山先生说的那些民主之事,他们想要的很简单,可放眼望去,群雄逐鹿,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做出这样的承诺。”

        李英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盯着杯子里茶叶转圈。岳明辉接着说:“我比你年长几岁,去过些个国外,人家有的我们一个都没有,我们还差得远。可是我虽然比你年长几岁,我也没有答案,可能现在还没有人有答案。”

        李英超默然,原来在杏城里自己以为无忧无虑的日子里,岳明辉都在想这些沉重之事,自己当作快乐时光去竹林小屋的时候,岳明辉和李振洋在屋子里杀伐决断,可能自己最后去找他的那个晚上,他们酝酿多年革命终于要结果,所以他才舍了自己吧。

        “你父亲出事我比你早知道一些,我虽然跟他并无深交,但他为人正派是大家都知道的,我知道此事必有蹊跷。可是振洋那边早上来了电报,说那边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我过去,我担忧你父亲,可革命之事事关家国前途,数百人的性命握在我们手里,我不能不走。你懂吗?”

        没想到岳明辉会突然提起这个,李英超紧紧地捏住杯子,咬住嘴唇还是沉默。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是我没能考虑周全。走之前我先给那边儿狱卒一些财宝,托他不要为难你父亲,革命结束后不出半个月我便能回来,可谁能想到那奸人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李英超终于从牙关里蹦出几个字:“巡查的人已经到了,不让我父亲畏罪自杀怎么保住他的狗命。”

        “是,后来我回到杏城发现我早已被通缉,怕是那狗官怕我从中搅局,我没去找你,是怕我的身份和你有牵连,连累你们家的人。”

        “岳先生,我当年不懂这些,我本来不该怪你的。”你与我相逢不过数月,我怎能奢求你为我舍弃你的理想,更何况这理想还是为了家国天下呢。

        后来,李英超越来越明白了岳明辉当初的无奈。当他明明知道一场战役要面对的是日军731部队却因为害怕动摇军心而无法告诉部下实情的时候,当他明明清楚补给早已断送援军遥遥无期却还要谎称援助马上就到的时候,当他把母亲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拽下来,母亲苦苦哀求他不要再那么拼命打仗,自己和妹妹不能没有他的时候,他把头拴在裤腰带上,毅然决然地和数不清地敌人拼杀的时候,这些时候他还能站在阳光下,可太阳下山后,那些被毒气腐蚀的手臂抓住他的裤脚,那些非要把遗书交给他才能咽气的士兵,还有母亲哭到肿胀的双眼,都会入他的梦,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他,李英超,你们绝对不能输,你们一定要赢。

        他抬起头,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看向天空,仿佛无数的亡灵正注视着他,他们都曾是别人的爹娘,哥哥,妹妹,儿子,他们哭喊着的声音和哀嚎最后只剩下一句话,是岳明辉在那个月夜对他说,“你也快要长大了。”

【岳灵岳/文】云端之外 PART4

        事实上李英超没去日本多久就见着岳明辉了,他刚在日本安顿下来某日下学后就看见岳明辉站在他的门口,略略有点局促不安。

        “是李振洋告诉你我住在这里的吧?”

        “没有,这些年那边派过来不少人,一般都住这儿。”

        “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需要什么,你要是有需要的话就跟哥哥说……”

        “跟你说?跟你说有用吗?不辞而别好玩吗岳明辉?”李英超脱口而出,又忽然意识到这里不比在国内,邻里之间的屋子都离得太近,在这里吵起来未免太过于扰民。“你先进来。”

        或许是因为李英超长大了,见过世面了,此时他眼里的岳明辉和当年相比矮了很多,神情之中也不复往日意气风发,倒像是受尽了打击的样子,他看李英超的眼神也不像往日那样全是宠爱和调侃,竟多了一丝陌生、怜悯和哀求。

        岳明辉攥着李英超给他倒的热水,像是犹豫了半晌才终于下定决心开口:“振洋在电报里跟我说了一些你的事,对于你父亲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可这开口说了没两句就被李英超打断了:“你没有什么可抱歉的,我父亲被奸人所害,替他那龟儿子背了黑锅,我把他的头挂在城墙上,也算是为我父亲报仇雪恨了。”

        “超儿…”

        “你也不用觉得我可怜,我当年是很可怜,”李英超突然觉得心头一酸,咬了咬牙把那股酸涩的感觉压了下去,“但我已经如你所愿长大了,这几年我历练的并不少,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需要你领着才敢走山路的小孩子了。”

        岳明辉这人平日里虽然能言善道,但是却极为不善于处理这些棘手之事,李英超咬着牙强忍着眼泪,眼眶红着死死盯着地面,也不再说一句话。

        “那…那很好。当时我也是有苦衷,你知道…我是做这个的…我…”

        李英超又开闸泄洪:“你没必要躲躲闪闪,我来这里不就证明我早就知道你在做什么了。虽然我当兵是为自保,但我既然来了这里就不会背叛革命的队伍,这点你不用担心。”

        “我不是怀疑你啊超儿…”

        “我知道,我现在虽然还不能跟你一样舍己为人深明大义,但中山先生的诸多训导我也时常铭记于心。岳明辉,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为革命做了牺牲,我见过的真正的苦难或许比你还多。”

        岳明辉好像彻底被噎住了,磕磕巴巴半天什么也没讲出来,最后只说让李英超凡事照顾好自己,等有任务了就会通知他,李英超老成地回答:“知道了,你是文臣我是武将,我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


        然后后来李英超没等到岳明辉叫他去做任务的通知,却接到了岳明辉家里管家的电话,说岳先生重伤希望他尽快赶到。又是这样,又想不告而别?不可能!

        李英超带着一肚子怒火和埋怨赶到,他的气却在看到受伤的岳明辉的那一刻消了。那人满头大汗,咬着纱布,皱着眉头颤抖着,那片最开始盖上去的纱布已经被血完全浸透了,医生忙着切下一块新的纱布换上,一旁的金属盘子里放着两颗被取出来的沾着血的子弹。李英超抑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恐惧,攥紧了拳头。他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从狱卒嘴里得知父亲的死讯,鼓着勇气去了乱葬岗,却无法在茫茫的尸首堆里找到父亲,岳明辉被通缉,听说要格杀勿论,他不知道他有没有及时逃走,有没有被抓住,是到后来他才知道岳明辉动身去了荣县组织革命,他站在四下无人的街头号啕大哭,却在走进家门的那一刻擦干了眼泪,对母亲说“我们回老家”。既然他能依靠的人都不在了,那他只能去做别人的依靠。

        李英超问管家,“这是怎么一回事?”管家忧心忡忡:“是集会出了内奸,先生组织革命树敌太多,反对派要赶在他拉拢美国佬之前动手。”“不曾有安保人员吗?”“有时有,但是岳先生一般不会让他们身先士卒,跑都是大家一起跑的,先生最近身体不佳行动有些迟缓,所以就…”

        这时医生患上了新的纱布,给岳明辉打了一针镇定舒缓的药物,他紧锁的牙关慢慢松开,李英超上前去取走那块承受了他痛苦的纱布,伸手过去抓住了岳明辉的衣角,豆大的眼泪往下掉着。“哥哥,我害怕,你快醒来吧。你快回来吧。”

【岳灵岳/文】云端之外 PART3

        因为夜已经深了,为了不让他娘太过担心岳明辉把李英超送回了家,临走时岳明辉的手在李英超的肩膀上停留了许久,好像有话要说,最后李英超却什么都没等到,只等到一句“好好陪着你母亲,你也快要长大了。”

        李英超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突然觉得漫天的星河都倾泻在自己心上,心里溢满了什么,却又失去了什么。他也未曾料到那竟然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岳明辉。

        李英超对岳明辉的埋怨,足足记了五年之久,后来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去质问他,为什么答应自己要帮他找回父亲,他的父亲却再也没有回来,后来他苦苦哀求狱卒把家里为数不多的财物拿去打点关系,才知道一向正直的父亲居然侵吞公款已经被打入大牢,愤懑郁结而亡。家中父亲去世,只剩孤母带着一双儿女若飘萍一般,投奔娘家而去。他不是没想过去找岳明辉,他去了私塾,像条狗一样被嫌弃地赶出来,说他是叛贼的耳目,又说那叛贼胆敢在知县的眼皮子底下讲些推翻皇帝的疯言疯语,教唆孩子大逆不道之事,传播西洋奇淫巧术,早已上了头号通缉名单。彼时的李英超还不懂得舍小义而取大义的道理,他到那桥上等了又等,也鼓起勇气自己往竹林里的屋子去过好几趟,可是岳明辉,连带着那个穿军装的年轻人都没有再出现过。

        跟着娘一路走,他不知道那时候流离失所的何止是他们母子三人,皇帝真的没了,可华夏国土上几乎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不知该往何处去。他那时满脑子只想着怎么活下去,后来走投无路加入了新军,好歹能养活一个是一个。

        李振洋很吃惊。上次见到这个孩子,他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显然还未曾见过尘世的苦楚,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被老岳一逗就急得跳脚,成天跟在他那发小后头哥哥、哥哥地叫。而这次却未曾想见会在在兵营里看见他。那双眼睛里现在只有被打击的失神,虽然脆弱得宛如惊弓之鸟,却透着一股狠劲。后来李振洋从下属的军报那里得知,一支新兵队伍攻下了杏城,还割下了那知县的脑袋当作誓师。

        后来李振洋在支军参谋长的营帐里看见了李英超,对方却装作不认识自己,在诸多颇有资格的将领之中也不惧怕,屡屡直抒己见,虽有不少稚嫩的想法,却也总能有众人未能有过的思路,他本人也在作战实践中立过功。后来参谋长私下里跟李振洋谈,现如今他们这一支部有一个机会可以送人去日本深造,他想推荐李振洋,李振洋笑笑说,“老秦,你还不懂我吗?我能读得懂那个我还能十六岁就出来打仗参军?让李英超去吧,他还小,我看他也聪明。”而且岳明辉在日本那么久都不回来,相比斡旋其中难以脱身,让李英超这个新人去试试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岳灵岳/文】云端之外(清末民初设定)PART2

        那位岳先生的确是不凡,你原以为京城来的大少爷一定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他却做得一手好工艺,谁家犁地的牛车掉了一个轮子,屋顶上不知缺了哪块瓦片总在漏雨,他过去修修补补准比从前用着还得手。李英超的爹很少夸赞别人,那日从外头里回来却跟他们娘俩说,岳先生博学多识非池中之物,来杏城这个小地方也不知是做什么,又让李英超去跟他学学本事。

        自从那日骗走了岳先生的小册子,李英超就不再在桥上玩守关人的游戏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幼稚。但他还是会常常到那桥边去,在桥上跑来跑去看着那边的风景,因为过了那座桥就出了杏城,李英超有点想出城。

        这日他又在桥上,远远地看见岳先生从城里走过来,看见李英超了便向他挥了挥手。“你要走了吗?” “怎么?出城也要给守关人上交通关文书?我就那一个通关文书,再没有了。”李英超不说话,捏住自己的衣角使劲虐待,这人还要用同一个梗编排自己到几时。“走,跟哥哥走,哥哥带你见识见识。”这时李英超注意到他着装随意,衫衣半扣,不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那个做工极好的箱子也没拿。“走就走!”

        李英超深呼吸一口气,跟上了岳先生的步伐,他终于走出了杏城。

        “你这小子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英超。你叫什么?”

        “我姓岳。他们都叫我老岳,你也可以叫我老岳。”

        “你从哪里来的?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一个人?”

        “你做人口普查呢?我在京城待腻了,出来散散心。”

        “什么叫人口普查?京城不是很好吗?你怎么会待腻?难道你在我们这里不觉得腻吗?”

        “京城还叫好啊?哥哥去过的地方,坐几个月的船才能过去,都是电车,街上没有马,稀奇不稀奇?”

        “那是什么地方?我能去吗?”

        “买上一张船票,你想去哪儿都可以。有一天或许你还能飞过去,不过这就要等我们干的大事成功之后了。你今年几岁了?”

        “来年年初我就十岁了!”

        “你出生的那年,我就跟你差不多大,那年八国联军打进京城,窝囊皇帝就知道跑,我还开枪打死过一个洋人。”

        枪,打死人?

        岳先生停下了,方才他们顺着官道走了一阵,拐进了一片竹林,竹林深处有一件柴房,门口站着一个挺拔的军人模样的年轻人。“好了到了,你就在这里等我,有任何人进来了就立刻叫我,能做好吗?”李英超点了点头。

        “明辉,你恐怕得在这里再待一段时间了。”“怎么?荣县那边儿……”李英超模模糊糊听到些自己听不懂的东西,他也不劳神去偷听,虽然岳先生说的很多东西他都不懂,可是从小他爹就跟他说做人贵在有诚信的品质和道德的良知,他已经欺瞒岳先生一次了,可不能再有第二次。

        岳明辉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小孩儿像一头小牛一样喘着气在屋子前后转来转去,一双乌黑的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看见他出来了松了一口气。

        “哟,老岳你可以呀,才来几天就给革命队伍发展了一个这么小的新生力量。”

        “李振洋你这嘴能不能赶紧闭上?自己干的什么掉脑袋的事儿还要把人家乡下人家牵扯进来,你能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你可搞清楚,别赖到我身上,是你叫他过来帮你望风,可不是我。”

        回去的路上李英超问起那个军人打扮的人是谁,岳明辉笑嘻嘻地说,“他啊,他就是一兵痞子,你不用理他。”

        岳明辉陪着李英超回家,理所当然地被李英超他娘留下在家里吃饭,小孩儿全程以献丑和期待的复杂心情吃完了那顿饭,看着自己父亲和岳明辉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不知怎么就敲定了岳明辉在城里私塾的任职一事,临走时还跟他说,若是李英超有兴趣跟着他学学,他可以不收学费。

        后来李英超第一次在岳先生的课堂上知道了什么叫世界,知道并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知道了国家面对的内忧外患,也知道了何为星球何为宇宙,但那时他的想法还很简单,他希望岳明辉永远留在杏城,希望那些听闻过的远方的战火不要波及到这座无名小城,希望天气一直都这么好,这样岳明辉下了私塾就会跟他一起去自家的草垛上躺着看天,希望那个叫李振洋的兵多来几次,这样他就又能和岳明辉单独走上半个时辰的山路,替他望半个时辰的风,这样他会有一种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自己也不是那么没用的小小的成就感。

        这天李英超下了私塾回家,看见屋前栅栏东倒西歪,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详的征兆。他急冲冲地跑进屋子里,他娘正坐在床上擦眼泪,见着她来了草草擦掉眼泪方才说:“你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寻常就是这个时间。怎么了?我爹呢?”

        “你爹他…他没在。”娘欲言又止。

        “是不是东头那姓马的又过来欺负你了?我去找岳先生,让他帮我出这口气!”李英超气急了,只知道岳明辉平日里受人尊敬,他的话一定能起作用。

        谁料李英超他娘却立刻出言阻止:“你不许去找他!”

        “为什么不行?那姓马的他爹官大我爹一头,我爹奈何不了他,岳先生可以!我现在就出去找他,你不要急!”李英超不解。

        “你站住!马知县掌管我们这一方乡土,小岳他是客,人生地不熟,你找他就是给他添麻烦。”

        “不,岳先生为人仗义,他一定不怕这个麻烦!”

        “爹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今天不许踏出这个门。况且今天马家人并未来过,你爹是被知县的亲兵叫走,或许是城里出了什么急事。你且坐下,我们等等他或许就回来了。”

        哄着妹妹睡着了,李英超和娘等到深夜里,却也没等到他爹回来,这时李英超的娘也有些着急了。“娘,往常爹去城里做事,从来都不会在那里过夜,今天一定是出了什么急事,你就让我去问问吧!”他娘又犹豫了一阵,道:“那你去找岳先生,请他帮忙打听打听出了什么事,记住了,就是打听,别多问,也别求他什么别的。”李英超匆匆应了就往外跑。

        走到岳明辉所住的酒家房子前,却发现他屋里的灯还没关,李英超大喜,忙嚷着“岳哥哥!岳哥哥!你在吗?我有急事找你说。”岳明辉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让李英超进来,然后匆匆地收拾了自己桌子上摊开的纸,神色比往常要焦急一些。

        “你别急,有什么事跟哥哥说。”

        “今日我爹进城里去,是被知县的亲兵叫去的,可到了这个时辰他还没有回来,我和我娘担心他有什么事,就赶紧过来找你。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岳明辉摇了摇头,眉头却比刚刚锁得更紧了。

【岳灵岳/文】云端之外(清末民初设定)PART 1

“最后几个时辰了。”

李英超闭上眼睛。待得太久了,隔壁牢房里阵阵发霉腐臭的气味他已经没有感觉。头几天他看着那扇唯一透光的窗户,想法设法之后终于承认了即使自己缩骨三成也没法从那里逃出去,后来他拿那扇窗计日,心里清楚只要三日之内没被从牢里捞出去,组织在这座城里的基地就一定是放弃了自己,或者更糟——组织本身也自身难保。他在牢里等着,死刑犯一个个被拖出去,或是自相残杀就死在牢房里,隔上数日才会有狱卒来草草收尸。他运气算好,或许狱友都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没关上几日就被拉出去。

但今天轮到他了,他已经喝完了送他上路的那杯酒,那酒可真烈,就像当初那个人骗他喝的那坛酒,醉得他只知道笑,只知道想跟他走。

李英超原本不是要革命的。

———————————————————————

由北京城到南方去,东边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延伸到河州边境一个叫杏城的地方,与一条河并行向西南走去。那河上有一座宋代修的石拱桥,李英超小时候常常在那里假扮守关人,被过路的大人呵斥两句就先灰溜溜地退下去,待人走远后又佯装成皇帝下令重打他们二十大板。“战略性撤退”,那个人是这么说他的。那个人还说马上就要没有皇帝了,让他以后换个角色假扮。他不懂。

他第一次见那个人就是在那座桥上,他虎头虎脑地说:“不许过!我是守关人,交出你的通关文书。”那人说着“原来南方这么小的孩子就能做官人了”眼里的戏谑却分明表示着看穿了李英超的小把戏。“给你这个,让我过去吧。”可是说着那人还就真的递给他一个小册子。那本小册子李英超后来看了一万遍,看得那册子上的油墨味都散去了,染上了杏花的清香,但那个时候他还大字不识,真当那人递给自己的是通关文书,于是洋洋得意地收走了,趾高气扬地说“那你过去吧”。那人又笑了,微微向他前倾身体,他不懂这人的礼仪,却觉得他的眉眼格外好看。

李英超没见过这样的人。这不是说那人外貌有多么出众,没见过就是没见过,他的口音带着李英超从未听过的黏软和连贯,他的着装也不是寻常的模样,他的箱子做工那么精良,一定是城里来的什么富贵人家吧。坐在桥头发呆了许久之后李英超突然打了个寒颤,他不会是骗了哪个青天大老爷的通关文书吧?这个老爷未免也太好骗了吧。如果老爷怪罪下来,他的腿一定会被他爹打断,还会连带上以往他调皮捣蛋的旧账一并算数,到时他不仅吃不上阿娘做的红烧肉,还可能会被禁足在家。

李英超赶紧往城里走,祈祷这位大老爷不要那么快出城。幸运的是,可能是远道而来也可能是富贵人娇惯,那人并未走远,甚至就在城边的酒家歇下了。李英超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与酒家的老板侃侃而谈,他从没讲过人讲过这么多话,他爹总是沉默寡言,娘只会温柔地看着他笑,他也偷听过小城里富家子弟那些私塾先生讲课,之乎者也,昏昏欲睡。他那时也没能听懂那人在跟店家聊些什么,只听到那之后他们这个城里见过最多大人物的酒家老板就称他为“岳先生”了。先生的意思不是老师吗?

“对不起岳先生”,他咬了咬牙,该低头时就低头,跟店家有样学样,“我骗了你,我不是什么守关人,你的通关文书还给你。”那位岳先生又笑了,跟旁边店家的女儿笑道,“这小孩儿真是实在,你们这里的人真不错。”那女儿羞红了脸,跟他柔声说,“那先生多歇几日就是了。”然后又转头跟李英超说,“都在大清国境要什么通关文书呀,你这小孩子骗骗乡下人也就罢了,京城来的人还能受你的骗不成?”李英超愣住了,一瞬间突然觉得以往自己还有那么点爱慕的姐姐突然可恶了起来,他闷闷地冲那人鞠了一躬,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京城,是很远的地方吧。他来这里做什么?

李英超的娘纳闷了好几天。以往不到天黑不着家的小子跟突然转性了似的,突然不出门了,问起来就只会嘿嘿一笑,忽闪着大眼睛说“我想在家多陪陪你嘛。”只是有次回家提起城里新来的那位博学多识的京城人,自家的儿子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敌意。李英超的娘因此还偷偷跟他爹说,该让儿子出去看看,只知道杏城怎么能行呢。

不过李英超到底还是没憋住,因为他娘提起那位的次数越来越多,又要用他来教育自己多读书方能成大事,他衡量了一下既然在家也躲不了他,那不如干脆出门去会会他。后来跟那人讲起的时候,那人又说他“欲盖弥彰,掩耳盗铃”。

瓶邪同人不完全推荐

码一下

野良君:

庆祝小哥回家,整理一发瓶邪同人。瓶邪同人实在太多太杂乱,大触层出不穷,真的是看不完。在此列出看过觉得十分值得推荐的作者和文章。小生个人喜欢原著梗,推文也会偏向这边,架空部分列的十分不全面。


没有标连载或坑的都是完结文,没有标be的都是he。






以下都是大神,出手便是质量保证,可以直接按名字搜索撸文。


六欲浮屠(瓶邪大触,原著党,文章有笑有虐,剧情合理,小哥描述的比较情深。重点是坑品极好!)


《歧路》接盗八,不用说经典中的经典 ,同人入门文。


《归人》时隔百年之后,小哥孤独一人,天真把自己做成了粽子终于醒来,十分感人。


《骸之嫣然》原著梗,连载中,可以移步不老歌




三品不良{解密党,作品全是经典,逻辑之强悍无人能及,小生基本没有理顺过)


《书店怪谈》半架空,已完结,入门教课书


《观棋不语》连载 ,经典


《渐近终极》




线性木头(文字极为流畅,解密逻辑简单明了,人物性格完全不崩,论坛,不老歌)


《战骨》接盗八,解密,个人觉得最好的原著文之一,张家历史令人泪下,很动人的一篇


《通天盛宴》 沙海邪  同样写的十分贴合原著,天真变成了蛇精病不带小哥玩了,然并卵依然被小哥吃的死死的 


《童年明月》《神井》中短篇 he




金鳞(文章很好。。然而全是坑= =,不老歌,论坛)


《无人生还》






破晓晨光/沉默微光/D.C.WOLF(大神,笔锋温柔,必须要看的作者,不老歌,论坛)


《指纹》 长篇完结 原著梗 小哥失忆 经典


《珠光》同样是好文 貌似没有完结


《20150》中篇完结 BE中的经典 有点虐


《canary》长篇完结 架空 哨兵向导 超级好看!!!剧情跌宕起伏十分紧凑,最后有一个温馨的结局。


《引导》哨兵向导短篇 精彩


《蛇精病》


还有很多短篇不一一列举,移步不老歌




在水一方(架空文大触,篇篇都是经典,微博,论坛)


《全金属狂想》 长篇完结


《人参娃娃》长篇完结 道士瓶x人参邪


《武林盟主》长篇连载 然而已经8个月木有更新了




一三(大触,更文慢,奈何实在文笔好,推荐,不老歌,论坛)


《1990》 原著梗 一二部已经完结 第三部在慢慢爬。。十分好看


《路过》 民国架空 张团座不能更犀利 推


《渡苦》新坑,29章了。。


不老歌,论坛




东帝沧阳(个人人为和一三,晨光大大并称为三大肉文大触>.<短篇写的极为精彩 肥而不腻)


《由安岁月》 长篇代表作 然而并没有完结。。可以去不老歌追最新连载


《药到病除》架空短篇


《梦禅》中篇 架空 喇嘛小哥x自由摄影师邪 肉香>.<


《reset》哨兵向导 21大大联文


《雪豹与平原狼》架空动物梗 21大大联文 萌萌萌推荐!


《渡船》


《错误方式》


《白日妄想》


《回家》


《不作死就不会死》


在此短篇没有列全,强烈推荐去论坛关注她。。




summersea21(极好的短篇写手)


《在那遥远的平原上》 架空《雪豹和平原狼》系列,连载中或者坑了,但是完全不妨碍看,十分萌


《动物园》


《水鬼》


《茶杯麒麟》萌


《醒来》 长篇,天真变成了萌粽子,两人失忆,最后被小哥治好了,he


推荐去论坛和不老歌看




安能如风 (不老歌作者)


《闷油瓶养成日记》半架空 天真进入青铜门后变成鬼穿越回去陪伴小哥童年,个人十分喜欢的梗,只是小哥感情有点外露


《麒麟培育手册》架空完结


《天真鬼》中篇 天真死了变成鬼陪伴小哥,小哥失忆,he


《落荒难逃》貌似最后给了个大纲就没有然后了


《将军》新坑




不要假装18(很萌的一个作者,文章看的很轻松,治愈文)


《穆海寻踪》长篇完结 原著梗 前期倒斗后四分之一居家 看到瓶邪的光明未来 小哥闷骚


《终结》原著中篇


《张吴氏》短篇


《单挑》校园架空 中篇 推荐


晋江上有然而不全,去不老歌




遍行天下(很喜欢的架空文作者)


《石头记》超级好看的半架空文 石头?瓶古董店老板邪, 灵异单元剧带着淡淡温馨


《天地烘炉》架空文,暂时没有看但是一定很好看


《吃货的终极》 联文,架空,特别萌的一篇美食文,设定有点像美食的俘虏,但是坑!了!




linking7(蛮好的一个作者,很多短篇在论坛,个人看的不多)


《无限》长篇架空 双黑客设定 好看


《白费力》连载中




南渡(经典架空作者)


《中国病人》长篇架空 医患梗 无数人推荐,个人听说天真有三个人格就没看orz


《不服来战》很好的校园架空




夏、安兰(贴吧作者,温馨暖文)


《闷油瓶大改造》好像有四季 小哥和天真在一起之后的故事 有居家有下斗,是篇好文,然而天真每次叫小哥“起灵”小生就一个哆嗦,最终没有看下去orz


《寒舍》极好看的一篇温馨灵异架空 小哥是旱魃守着一家旅馆“寒舍”,天真有梦见能力误闯寒舍被小哥保护起来。单元结构,总共有三部,天干篇和太极篇已经完结。




碎碎九十三 (lofter,论坛)


http://suisuijiushisan.lofter.com/


(本来这篇帖子是懒得更新的,但是后来又遇到了这位文笔又好有高产的作者,感觉不加上去对不起我之前追文的日子)


《代沟》接十年,原著风,中长篇,甜宠,人物完全不走形,特别特别好看,神经病邪在没意识到自己感情的时候不自觉对所有人出柜逗死我了,强推。


《一心一意)现代架空 交流障碍症瓶努力追求和世界的联系,中间虐了一点点看的小生有点唏嘘,不过很快就甜回来哒


《太湖传说系列》现代架空 人鱼瓶 短篇 前两部已经完结第三部不定期更新 人鱼设定怎么可能不萌跳坑吧各位


《人与自然》现代架空 短篇 天真能通过费洛蒙看见各个人类的动物形象,他自己是只大兔子。。小哥的动物形象我就不剧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别逗


《套路》原著梗 世界上最长的路就是小哥的套路 萌 甜


《平邪线》中长篇连载 沙海邪穿到瓶邪同人(?)看见当年的自己和小哥秀恩爱一脸懵逼


《16G的你》 连载 可用内存16g还自带密码的机器人瓶x人类邪 目前机器人只能发挥保姆功能,什么时候能暖床呢233


《动物世界》 连载 养成(?)梗 藏狐瓶X赤狐邪 特别萌! 吃我安利!




绯罂(论坛,微博)


老司机,短篇为主,红烧肉肥而不腻,让人流连忘返


《《丝绸》《隔墙有耳》《御书房记事》等,诸君自己去论坛搜啦


《刃心》中长篇,最近好像完结了,还木有去看,似乎有点虐


顺便提醒诸君,《囚鸟》那篇是be啊!肉里戳着玻璃渣真是要人命




以下同样是十分好看的文,但是因为作者比较多或者不熟就不按作者列了


《麒麟土狗》by郁绘离 中篇完结 架空 麒麟瓶土狗邪 萌梗


《碧玉麒麟牌》 by郁绘离 中篇完结 沙海邪 蛮好看的


《以身相许》 by沁晴希佑  架空长篇完结 特警队长瓶x人质大学生瓶  写作以身相许读作双向暗恋,第一部txt可以找到,第二部作者不老歌有,长度是第一部的两倍多


《用我一生》by 199 原著经典 第一部完结十分好看,第二部连载中虽然更得好慢


《看灯》by楚默 半架空 经典长篇必须看


《暖色启瓶器》by楚默 长篇架空 职场梗 也是经典


《饮食男男》by桔梗十分好的美食架空,瓶邪之间张力十足,美食描写令人垂涎三尺 推荐推荐


《贴身助理》by硫酸弹弹娱乐圈架空最好看的之一  明星瓶x助理邪


《小演员日记》by泽野 娱乐圈架空 瓶邪演员演盗墓笔记 十分好看 然而作者坑了


《the last revelation》by子竹 末世架空 论坛连载


《私家同声传译》by子竹 架空完结


《you are everthing I care》abo长篇 保镖alpha瓶X明星omega邪 十分喜欢的一篇文


《夙愿》by闷海带 居家文 甜甜甜死了 小哥一往情深用长生和来世轮回换一生相守,天真开窍了以后也是无底线的宠小哥,一起出柜,认真过日子。。彻底治愈了什么好久不见你老了之类的各种虐点,看完小生简直想下楼跑三圈。


《人类求偶行为》by一颗吐槽的蛋  “我是一个有着被求偶的同时,也被当儿子一样训了的经历的,传奇的人。 --by吴邪 原著接十年 文风特别喜欢,人物丝毫不走形,把小哥的封建老干部占有欲和蛇精病邪的犯贱写的淋漓尽致。可惜大大只写了这一篇嘤嘤。去看!!






还有一些早期看过的文,同样是经典,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质量保证。


《万古如斯》  by许维夏 接盗八 原著长篇


《城池几重》 by袖珍小花卷  接盗八 原著长篇


《鬼冢迷尸》 by躺下爷压  接盗八 原著长篇


《雪岭终途》 by袖珍小花卷  接盗八 原著长篇


《海市蜃楼》 by沈七公子  接盗八 原著长篇


《言灵》《不忘归途》by哈克连 欧克  是上下两部 不错


《情缠》君子在野 原著架空 个人觉得小哥写的有点崩,太深情


《白烂笔记》by大白rp 入门教科书 还不错


《盗墓疑云》by密花 经典原著长篇


《债》by千宫一夜


《斗外话》同人始祖,人设全崩但是十分搞笑,个人觉得其实是邪瓶文。


《日去苦多》by迷野Miye


不老歌作者地址汇总 http://tieba.baidu.com/p/2246906440


tieba.baidu.com/p/2246906440


附瓶邪文包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hqq6ISs 密码: jy7k(虽然我发现密码并没有什么用处)




以上均是个人观点,雷萌自辨。